玖九

「冰秋」续缘(10)



  “你醒了?”一个冷冷的声音传来,冷的直让人打哆嗦。


   沈清秋侧过头去,看到的不是那个冷冷声音的主人,而是另一个人。


 


  “瓜兄?你终于醒了!”尚清华松了一口气,道:“我还以为你被那打死了呢。”


 


  呵呵,打死?沈清秋要不是刚醒来没有太多力气,他就把尚清华给打死了,对他比了个亲切的中指,这件事就这么算了。


  “呼,我睡了多久?”沈清秋问道。



  “三天”尚清华背后的漠北君道,“可真能睡,又没用多大的剂量。”漠北君可真是个聊天杀手,沈清就直接无视他。


  

   尚清华则道:“啧啧啧,瓜兄,你睡的这三天梦到了什么呀?在梦里喊着冰河冰河的,怎么着,动真情啦?”



  沈清秋那层薄薄的脸皮早就没了,道:“怎么着,你第一次知道啊?”


   尚清华露出猥琐的表情,嘴角已经要到天上跟太阳肩并肩了。


   “咳咳,虽然过了这么多年,但是春山恨又有新题材了呀,瓜兄,难道你梦见……”


   看他的表情就不对劲儿,沈清秋直接怼回去:“没有,不是,向天打飞机我警告你别造谣啊!



  “你们俩说完了没?”漠北君又插了进来。


  “我说,尚清华你怎么变成那样了?”沈清秋道,两人又无视了漠北君。




   “我不清楚,就是看见了棺材,打开发现是自己的尸体,结果刚碰上去就没意识了。”“好吧,和我差不多,现在这副身体怎么样?”



  “很好呀,又充满法力,瓜兄现在我觉得我可以打败你了。”尚清华道,而这全身的法力……想想就知道是哪个人给他送的吧。



   沈清秋又想到了漠北君那句“我的人,不允许你动。”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


   他从没想过漠北君那样的人,竟然能说出这种话来!肉麻程度不止一点两点啊!不知道尚清华知不知道他昏迷期间发生的这段事情?



  好吧,沈清秋现在只想知道,他和洛冰河归隐山林这段时间这俩人究竟做了些什么?    



   不可能只是单纯的让尚清华留下来挨打,不然以向天打飞机的性格早就不在这个世界了,能有多远跑多远才是向天打飞机的性格。



  算了,不乱猜了,当务之急是先找到寒玄洞,但是沈清秋才反应过来,这里!是哪里呀?


 

  “喂,这是哪里?”沈清秋冲尚清华喊了一声。


   “你问我?我也不知道啊,我醒来时候就在这个洞里,然后我儿子(这三个字格外小声)就让我背着你跟着他走。”


    “你是说漠北君?他怎么把我们带到这里面来,你也真是,不明事理就跟着他过来。”


   “放心啦,我信他。”尚清华道。


    这下,沈清秋就更确定自己错过什么很重要的事情了。



  “你去问问。”沈清秋推了一把尚清华,一把让尚清华撞在了漠北君身上。


   尚清华害怕漠北君打自己,提前用守护好了脑袋,没想到漠北君只是冷冷道:“干什么?”


  “呃……这,这里是,是哪里呀?”尚清华艰难的说出了完整的一句话。


   “这里是你们要找的,寒玄洞。”漠北君说的声音不大,但还是被沈清秋听到了。


  沈清秋心道:“这里便是寒玄洞了,怪不得这么冷,太好了,洛冰河能醒过来了吧。”


    想到这里,沈清秋又忆起了刚才梦里看到的场景,洛冰河那绝望到想要死的表情,坠落悬崖时心的破碎,他总感觉自己好像真的欠了他什么,永远也还不上了。


  “那洛冰河的意识就在这里吧?”沈清秋道。


  “未必……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日常卡住又晚点😖拜




 


「冰秋」续缘(9)

  “喂,你怎么样?”漠北君用关切的语气说道,额……应该是吧,毕竟漠北君从没有关心过别人。“我?还……”‘好’字还没有说出来,沈清秋就感觉到了肩上的疼痛。

   沈清秋闷哼一声,硬是没叫出来,应该是之前和尚清华打斗时弄的,他居然一直不知道。

   “但愿没毒……”沈清秋道,可刚说了这句话,头就疼了起来,眼前很是模糊不清,想说些什么,却硬是发不出去声,好吧,他从今往后再也不乱说了,他这乌鸦嘴,呸呸呸!

   他抱着怀里的洛美人,也渐渐昏了过去……

   他做了一场梦,这场梦也成为了他心中挥之不去的噩梦……

   沈清秋缓缓睁开眼睛,看见了幼时的洛冰河,他明白了,这是梦。

   他微笑着看着洛冰河,道:“冰河,过来。”说着,他将自己的双手张开,想要抱住洛冰河。洛冰河一副害怕的样子,道:“师尊……”他说的声音颤抖着,沈清秋仔细看,发现洛冰河身上有好多处伤,这让他想到了刚见到洛冰河时的样子。

   沈清秋伸手想抚摸一下洛冰河的伤口,却摸不到,洛冰河的眼神也没在看着他,只是惊恐的看着他后面——他后面是沈清秋!

   不,应该说是沈九,他附身前的沈清秋,沈九只是冷冷的看着洛冰河,眼神中充满了不屑与嫉妒,好像要把洛冰河看个透。沈九命令洛冰河去烧一壶水,但沈清秋知道,沈九只是在找借口教训洛冰河而已。

  果不其然,洛冰河因为开水太烫而松了手,被沈九逮个正着,一巴掌下去,洛冰河唯一没有伤口的地方变得黑紫黑紫,沈清秋想出手阻止,但只是徒劳罢了,紧接着,清净峰的其他徒弟得到沈九的默许,一个接一个来打洛冰河,有时候直接全上。

  洛冰河好像是习惯了他们这么对他,只是默默的抱着头,任由他们欺负,硬是不发出任何声音;沈清秋想去抱住洛冰河,抱不了,但他看见了,他看见了洛冰河眼角的泪,光滑细腻的脸上却满是伤痕,雪白粉嫩的皮肤上夹杂着许多黑青,泪珠在这样的情况下显得格外耀眼,却又格外让人心疼。

  洛冰河干完苦力的时候已是深夜,他回到柴房,一个人整理了一下稻草,脱下外套,盖在身上,就这么简单的睡着了,只留下沈清秋一个人在那里看。

  这是……洛冰河小时候的样子吗……这是……我……做的……吗……为什么……好……心疼……不……那个人是谁……他不是我……他不是我……不是我……不是我……不是我!

  身后传来一个声音,很熟悉,但是内容不一样,很伤心。

  “沈清秋,我恨你……”

  沈清秋楞在原地,即使他知道这句话不是对他说的,即使他知道那个声音的主人是谁,即使他……好吧,即使他什么都知道,用这个声音说话,他就会心痛。


  霎时间,整个世界变得黑压压一片,场景也从清净峰换成了无间深渊,洛冰河站在边上,一个不小心就会掉下去,“沈清秋”盯着他,拿着修雅,一下就刺了下去,沈清秋记得,他当时没想过会刺到他,但洛冰河就是如此,就是不躲不藏,任由他刺向自己,“沈清秋”猛的抽回剑,却又一脚将洛冰河踢了下去。

  沈清秋赶紧向下看,看到了当初他没有看到的样子:洛冰河满脸都是绝望,手努力往上伸,像是觉得沈清秋会反悔,来救他一样,伸长了手,师尊会容易很多,这傻孩子……

  这是沈清秋最后悔将洛冰河踢下无间深渊的一回,看着洛冰河渐渐疏远,他突然很怕真正世界的洛冰河也渐渐离他远去,若是洛冰河再也醒不过来,他会怎么样?

  说实话,他都没想过这种可能,他也不敢想象……

  伴随着洛冰河越来越远的距离,沈清秋醒了,还好,洛冰河还在他身边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又更晚了……😔

对不起……😖

「冰秋」续缘(8)

   沈清秋轻蔑一笑,道:“梦魔前辈,这好玩儿吗?”

   梦魔惊讶道:“老夫的把戏这么快就被你拆穿了!哼╯^╰不好玩,一点儿都不好玩!”

   沈清秋一笑,道:“前辈,你怎么在我身体里?”

   梦魔摆了摆他那根本不存在的手,道:“我不知道啊,老夫醒来就莫名其妙在你这里了。”

  

   “那尚清华……也不是你操纵的?”沈清秋问。


   “就是你面前这个资质平庸的小伙子?老夫干嘛要操纵他呀?”

   尚清华不是被梦魔操纵的!那会是谁?

  这时沈清秋耳边又传来那句:“沈清秋啊沈清秋,我总算能好好教训你了!”

   他不耐烦的道:“梦魔前辈,能别玩了吗?”

  “你在叫老夫?老夫怎么了?”梦魔道。

  “你没说话?”沈清秋有些慌了,都不知道叫梦魔前辈了。

   不是梦魔控制的尚清华,耳边的声音我是梦魔发出的,那个声音又经常说他要教训沈清秋,这个世界上恨沈清秋的不多,想要教训他的也没几个(主要是洛冰河太厉害了)沈清秋琢磨着,脑内疯狂的过了一遍,他明白了,也知道是谁了。

  他道:“纱华铃小姐,您是觉得我猜不出来吗?”

  果然不远处走来一个身材苗条的人,身上挂着的铃铛发出叮当叮当的声音,正是纱华铃,她用他那尖细的嗓音道:“不错嘛,沈清秋,不过你也别高兴的太早了。”

  说罢,纱华铃念了一个奇怪的咒语,顿时,尚清华发了疯似的朝沈清秋咬去。

  “喂,尚清华!你给我醒醒!”沈清秋扯大了声音喊道。

   “哈哈哈哈,没有用的!他被我困在了幻境里,像他那么弱的人怎么可能逃得出来?”纱华铃大笑道。

   “都怪你!都怪你害得君上还为你去殉情!都怪你!你就慢慢死在这儿吧!哈哈哈哈哈!”

   尚清华平时基本不会武力,只有给沈清秋拖后腿的份儿,如今却能把沈清秋打的节节败退,看来真是小瞧了纱华铃。

  沈清秋退到无路可走的时候,身上装着洛冰河的袋子竟然被尚清华打破了!洛冰河登时掉在了地上,眼看着尚清华的下一波攻击就要打上洛冰河了,沈清秋一把搂住他,想用自己的身躯保护他。

  等了许久,沈清秋也没有等来背后的疼痛,他转身看向后面,一个高大的背影站在他的面前,沈清秋不知道是谁,但似乎是友非敌。

  那个人一把将尚清华搂住,如同撕碎一般去掉尚清华身上的某个东西,尚清华晕到在他的身上。

  沈清秋知道他是谁了,纱华铃看了一眼那人,道:“漠北,连你也护着他。”

  “第一我护的并非是沈清秋,而是君上。”漠北君字字铿锵有力,狠狠地盯着纱华铃,“第二,我应该警告过你,尚清华不能动!”


  一旁的沈清秋只是在身后看着两人的戏,心道:“好一出正主过来大战小三的戏码!要是能要一桶爆米花就更好了。”

  漠北君眼里全是杀气,道:“我的人!不允许你动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那么多天不见,想我不想?😊(抱歉,我又偷懒了😣😣)

  

 

「冰秋」续缘(7)



 


   沈清秋这几天总是梦到那天的事,那天洛冰河殉情的事,每次梦到了,都会在半夜醒来。



  “瓜兄,是这里吗?”尚清华道。



  “是啊,就是这里……”



  两人站在一块墓地旁,阴森森的,很是恐怖。



  “你写的……是一个修真小说吧,应该……没有类似于走尸的东西吧……”沈清秋问的很小声,生怕吵到了什么。




  “这个……瓜兄,我还真不知道……”




  “什么!”果然是猪队友!太坑人了!




  “谁知道那东西是不是妖一类的,我没写过,也不代表它不存在吧……”




  “……”


  


 “对了瓜兄,你说的寒玄洞,在哪呢?”




“在其中一个棺材里面,可以进去……”




  “哪个?”



  “就是因为不知道才问你有没有走尸啊!别有危险就行。”


 


  “那……怎么办?一个一个翻开他们的棺材盖?”



   “还能怎么办呢?”





  “你去那里看看,记住,打开的棺材敲一敲,看看有没有密道什么的。”




  “我就记住了!”尚清华比了个OK的手势,就是走了。



  沈清秋一个一个打开棺材,总是会看到尸体,做个简单的祷告就开始翻找,看有没有密道,结果翻找了一圈,什么都没有。



   真是气煞我也!


  


“喂!你那边怎么样?”沈清秋边翻找边道。



  半晌,沈清秋还是没等来回答。



  他怕发生了什么事,慢慢走了过去……



  尚清华静静地坐在棺材上,沈清秋松了口气,道:“菊苣兄,吓死我了,我还以为你怎么了呢……”沈清秋话毕,转身就走。


  背后的尚清华猛的一抬头,眸色如同鲜血一般通红,他嘴里捣鼓着什么。


   沈清秋回到之前的地方,刚准备休息一下,身旁的棺材盖开始颤动,他向后退,但每退到一个地方,那里四周的棺材也开始颤动,一具具尸体爬出……


  不会吧,这么倒霉,真有这种东西!



  沈清秋心道:“幸好他不在,不然,我可护不住他。”



  他轻笑一声,说道:“简单!”


 

  与此同时,尚清华就在旁边看着,丝毫不为所动。


 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,沈清秋算是把这些东西解决完了,他也筋疲力尽,扶着那把不知道哪里来的剑倒下了。


 

  也不怎么样,就是累了而已。


 

  一个人影出现在他面前,他知道是谁,道:“好了,东西解决完了,你让我休息一下,你那怎么样了?”



  那人不说话,沈清秋艰难的睁开眼,直勾勾的盯着尚清华的眼睛,发现了异常。




  “你是谁?”沈清秋警惕道。



  尚清华没有张嘴说话,但沈清秋能够听见来自“他”的声音。



  “终于发现了……”那声音道。



   “沈清秋啊沈清秋,总算可以教训你了!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几天卡到这里了,挤破头皮才挤了这么点儿😖


 

 








 


「冰秋」续缘(6)


  沈清秋又梦见洛冰河了,几乎每天晚上都是这样。


  但他梦见的洛冰河基本都是不说话,不动的,今天有些奇怪。


  “师尊……”洛冰河道。


  沈清秋被洛冰河突如其来的一句话震到了,以往在他的梦里都是见不到洛冰河说话的。


  “冰河……你……”沈清秋道。


  还没等沈清秋说完,洛冰河就上前抱住了他。


  “师尊……我好想你……”


  “我也是,冰河,你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?你的意识究竟在哪里?”沈清秋只是随便问问,却没想到洛冰河真的答出来了。


  “我记不大清了,但隐约,那里很冰冷,很冰冷。”


  “我……我也不知道,我不知道!我不知道啊!”


   洛冰河抱着头大叫,沈清秋不知道他怎么了,只是上前搂住他轻声安慰道:“别怕,没事,我在这儿,我在这儿……”




  这几声安慰起到了些作用,洛冰河也渐渐安生了些,两人就这么搂在一起。


  天亮了,沈清秋醒了。


  他找到尚清华,嘱咐了句:“听着,这段时间你好好在这里待着,我有事,会出去很长一段时间,别乱跑。”


  尚清华像小孩子一样乖乖的听沈清秋的嘱咐,最后点了点头,沈清秋也就走了。


 

  沈清秋还记得,睡梦中,洛冰河说的那句,他的意识消散前在一个很冰冷的地方,即便那是梦,沈清秋也愿意拼着一试。



   至于最为冰冷的地方,寒玄洞,那是人界的一个地方,那个地方特别适合修炼,但因为极寒,很少人过去。


  这些都是沈清秋以前在清净峰,无聊的时候随便翻阅一些古籍看到的,当时只是为了打发时间,没想到现在还有挺大的用处。



  至于客栈里的洛冰河,他早就安排好了,桌上有信,也有交代让尚清华照顾好他。



  “瓜兄,你去哪儿啊?跑这么快。”


 

  WTF!说曹操,曹操到!而且刚才不是让你去照顾洛冰河了吗!怎么现在跟着我来啦?

       (以上均为沈清秋的内心想法)



  “喂,菊苣兄,飞机兄,向天打飞机,不是让你在客栈里好好待着嘛!怎么跟过来了?”沈清秋对着尚清华就是一顿谩骂。



  尚清华委屈的缩了缩,道:“瓜兄,我这不是担心你嘛……”


  “兄dei,我需要你担心吗?你自己能回去吗?”

 


  “瓜……瓜兄,都走了这么远了,而且我全程是跟着你的,就没留意要怎么走,你让我自己回去,还不是让我迷在路上啊。”


  沈清秋脑壳疼,有这么一个猪队友,也真是服了!


  沈清秋抬手,想一巴掌过去:“我真想一巴掌拍……”


  沈清秋还没动手,尚清华就做好了防御,双手挡在脸前,道:“瓜兄,以你的实力,你一巴掌真的可以拍死我,所以,别打好吗?”



  沈清秋叹了口气,收了手,道:“好了,好了,你跟着我吧,那洛冰河呢,我不是让你去照顾他吗?”


  “嘻嘻嘻,放心,我给带过来了。”尚清华一边说一边指着腰间上的一个袋子。


  “这么小个袋子,能装他?”


  “唉,瓜兄,这可是我跟系统换的,花了我500b格呢!”


  呵呵呵,就你?有b格?


  沈清秋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尚清华整天卑躬屈膝的,有时间装b?那才是奇了怪吧?


  算了算了,好歹这小子还知道带着洛冰河过来。


  最后二人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

(呸,这段划掉,不要在意!)


「冰秋」续缘(5)


  沈清秋享受着,殊不知胸口的那颗石头又开始发光。


 

  不单单是发光,还出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,这股力量直接将沈清秋刚刚怎么推也推不开的棺材盖震开了。


  圣陵里很黑,那股力量震开棺材盖也没有声音,沈清秋又十分享受,倒是丝毫没有感觉到。


  只是他被突如其来的动作惊到了,身上的那个人离开了他的唇,轻轻的唤了句:


  “师尊……”


  熟悉的声音,是他养大的那只洛冰河。



  沈清秋连忙睁开眼睛,确认自己有没有幻听。


  结果和他想的一样。


  是幻听。


 

  身上的那个人根本没有睁眼,他感觉到的两层离开只是因为洛冰河被挤到一边。



  好吧,这才是最真实的。



  至少,又和他见面了。


  能见到他就心满意足了……


  沈清秋把洛冰河扶到棺材外面,扶着他走出了墓室。


  他的这个身体很是轻松,法力也很是充沛,想必是洛冰河做的。


  而这轻便的身体倒也方便了他救洛冰河出去。


  出了墓室时,沈清秋感觉很惊讶,平常像洛冰河这样的高贵血统一定会在墓室里放许多机关,然而洛冰河得墓室里什么都没有,像是专门让他进来一样。



  而外面,原本以前有机关的墓室也都没了,这机关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,要知道,机关可是保尸身不被偷走的重要物件!


  墓室里他看见了一句白骨,这具白骨不像其他尸体一样放在棺材里,而是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,看身形应该是个女子,想必是秋海棠,当初告诉她了不要在墓室里乱跑,现在落得这个下场,也算是“不听老人言,吃亏在眼前”


  当然沈清秋不是老人,只不过他看过《狂傲仙魔途》知道圣陵的规格,也算是老人了。



  沈清秋在她面前做了个祷告就走了。


  总算是出了圣陵,他看见远处有一个身影。



  “瓜……瓜兄!这里!”尚清华喊到。


  沈清秋背着洛冰河走到了那边,因为沈清秋没有洛冰河高,所以背起来很是吃力,但他还是硬着头皮走过去。



  “瓜兄,你又换样子了?”尚清华道。



  “看得出来就别问。”沈清秋不耐烦的说了声。


  “好吧,冰哥他……死了?”


  “你自己看看。”


   尚清华探了探洛冰河的鼻息。


  “有……有!”尚清华惊讶道。


  “有……有呼吸!”


  “还活着!”


  沈清秋漂了尚清华一眼,道。




  “才知道啊……”


  “那怎么还没有醒?”


  “这点我不是很清楚,但可能是他把自己的意识和法力封存了起来,毕竟像洛冰河这样的魔族是不会死的,但是身体的生命体征不会消失,这点你明白吧?”



   “嗯……”


 

   “好了,先回去吧,想办法让洛冰河醒过来。”


   “嗯……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 好累啊,每天都要上辅导班,还要写辅导班的作业,另外还有老师布置的,好烦啊!(≖͞_≖̥)




 


「冰秋」续缘(4)



  在走进圣陵深处的时候,沈清秋惊讶地发现自己的法力恢复了一些,他想起了漠北君说的话,它是和洛冰河葬在一起的,莫非离自己原来的身体越近,法力恢复的就越多?




  沈清秋顾不得想这么多,自顾自的走着路。他进来过圣陵一次,而且天琅君已然不在,在圣陵里穿梭就更加自然。


 

  不一会儿,他就摸索着到了洛冰河葬的那个墓室。


 

  这个墓室里只有一口棺材,洛冰河也只有可能在这个棺材里面。


  沈清秋靠近棺材,也感觉到法力又增强了不少。




  “冰河,为师……我来看你了……”他轻轻触碰着棺材盖,生怕弄坏了不成。


 

  当他手指接触到棺材盖的那一瞬间,双眼一黑,整个人就失去了知觉。


  当他再度醒来的时候,眼前仍然是一片黑,沈清秋伸手去触碰,摸到了木质的东西和软软的东西,至少……他没瞎,眼前非常黑多半是因为他在密封的一个空间里。


  他又去触碰旁边那个软软的东西,摸到了一个头。


  沈清秋有些惊喜,用手掌托了个火焰,照亮了整个地方。


 

  不错,这是棺材里面,身旁的那个人也是洛冰河。


  沈清秋拿掌心焰靠近了一些,洛冰河脸上白里透红,根本不像死人,更像是在睡觉的人。


  沈清秋不自觉地拿手探探他的鼻息。


  有呼吸!


  洛冰河还活着!


  沈清秋又靠近他的胸口听了听,同样,也有心跳。


  既然洛冰河活着,难道他是一直在棺材里睡觉?


  不至于吧,沈清秋知道洛冰河没有他爹这个习惯。


  沈清秋试图唤醒洛冰河,可是无果。


  他又用法力探测了一下洛冰河的整个身体,虽有呼吸,有心跳,有生命体征,但是他没有意识,没有法力。


  原来,魔族的生命很长久,而像洛冰河这样的高贵血统根本就不会死,他如果想要陪沈清秋一起,只能将自己的意识法力封存起来,就像是一个植物人,活着,但又死了。


  既然如此,也就是说,如果能把洛冰河的意识记忆和法力找回来他就能复活!


  沈清秋很高兴,但眼下是出去这里。


  所谓圣陵,就是进来容易出去难,更何况还是背着个累赘(洛冰河)


  沈清秋醒来的姿势是洛冰河整个人压在他的身上,并非是全部都压住,而是像人睡觉时喜欢抱枕头一样,就那么搂住他,而且搂的很紧,毕竟棺材的空间有限。


  如果想要出去就必须调整两人的位置,但如果竖着躺起来就必须会有一个人在上面,若沈清秋在上面就不好施法力将棺材盖推开,只得将洛冰河放在自己身上。


  这次他长记性了,没有乱动是洛冰河身上的东西,只是让他整个人压在自己身上,准备推法力。


  突然,他的手一软,一下子让洛冰河撞到自己的身上来,洛冰河的胸膛贴着他的胸,更加让人激动的是,在洛冰河掉下的一瞬间,沈清秋的嘴唇挨到了他。


  两人就这么相吻着,沈清秋倒也不推开,因为他已经很久,很久没有体验过这种感觉了……


  这种,十分安全的感觉……


  就在洛冰河怀里,虽然平时冰妹爱哭,会有小脾气,但他还是爱洛冰河。


  他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爱上的。


  但好像,很早很早就爱上了……


  可能是在上次来圣陵那会儿。


 

  也可能更早。


  谁知道呢?


  这么多年过去了,早就已经不记得了……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甜不甜?甜不甜?就问你们甜不甜?❤


 


「冰秋」续缘(3)



   沈清秋能感觉到这块儿石头的不同,但也不想管那么多了,把石头好好收好就走了。


   这路上,尚清华似乎是体会了魅妖的恐惧,不敢再不听沈清秋的话了,一路上安安分分老老实实的,过了几天,两人总算是到了魔界,魔尊殿。


   这个地方让沈清秋很熟悉,尚清华也是。


  两人还在殿内东琢磨西琢磨的时候,一个人走过来了。


  是漠北君,自洛冰河死后,他就成了魔尊的不二人选,理所应当在魔尊殿。


  “来着何人!”漠北君吼道。


 

  沈清秋怔了怔,但转念一想,这毕竟不是他们原来的样子,漠北君不认得是正常的。


  沈清秋还没开口,尚清华抢了个先:“大王,是我呀。”


  漠北君道:“尚清华……你?那……他是?”


 


  沈清秋道:“在下沈清秋。”


  漠北君又道:“你们两个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?还有,你们不是已经死了吗?”


  沈清秋道:“这个不便多说,我只想请问一下,洛冰河……当下葬在哪里?”


  漠北君道:“洛冰河乃天魔血脉,死后自然葬在圣陵……和沈仙师你一起,在一个棺材里。”


 


“多谢!”沈清秋答完便准备离开。


  “瓜兄,我也去!”尚清华道。


  沈清秋只是撇了撇漠北君,莫北京知道沈清秋是什么意思,道:“他要去便让他去,我不管。”接着又说了句“不过那圣陵,想必沈仙师也知道,法力若没有到达一个程度是进不去的……”


  这个沈清秋当然明白,他可是看过原著还进去过圣陵的人。


  但即使他明白,他也要去拼着一试。


  即使进不去圣陵,也能和洛冰河挨的近些。

 


  “你要来便跟来,别拖我后腿就行。”沈清秋道。


  “我自然会去,但是,瓜兄现在天色也不早了,先早点儿休息吧。”


  魔界是不分白日夜晚的,但是沈清秋在赶来魔界的这段路上,整整三日没有休息,而如今的他就是个凡人,会支撑不住的这般折腾自己的身体。


  “好……”


  这一晚沈清秋又梦到了洛冰河。


  在梦里,他是躺在洛冰河怀里的,洛冰河轻轻抚着他的脸,看见他睁开了眼,道:“师尊,你醒了?”


   “嗯,冰河,明天我就可以去找你了……”沈清秋道。


   “师尊……我也好想见你啊……”


   …………


 

   歇息了一晚,沈清秋一早起来便准备出发。


  两人来到圣陵入口,果然有一层很大的结界,这结界也十分牢厚,仅凭沈清秋和尚清华二人是根本不可能打开的。


  尚清华道:“瓜兄,你还记得洛冰河当时是怎么进去救你的吗?”


  记得有什么用,洛冰河当时可是抓了两百头黑月蟒犀才进去的!怎么,让他现在去找两百多个人蟒犀吗?


  沈清秋道:“你当时没听说?算了,也不想跟你说。”


  “哦……”尚清华乖巧的哦了声,又乖巧的不说话了。


  沈清秋伸手去碰了碰这层结界,他惊讶的发现自己的手,居然可以伸进去!


  “菊苣兄!你过来看!”


  尚清华走了过去,道:“你能进去?”


  “能!你试试!”


  尚清华也伸手去碰了碰这层结界,却进不去。


  沈清秋整个人都已经进去了,看向尚清华,他还在外面,沈清秋大概明白了。


  “要不,你在外面等我吧。”沈清秋道。


  “也只能这样了……”尚清华道。“瓜兄,我等你的好消息。”


  沈清秋嗯了声,往里面走去……



 


 


「冰秋」续缘(2)

  沈清秋醒来时,习惯的看向了枕边,可是,没有人。

  他的身边已经没有护着他的那个人,晚上抱着他睡觉的人了。

  他现在只想见一见洛冰河而已,可就连这么小的愿望都实现不了。

  他从床上下来,发现自己手中多了一块石头,他倒是毫不在意,扔到了一边,就把尚清华叫醒。

  “瓜兄,你……这是去哪?”

  “去魔界,我想知道洛冰河葬在哪里……”沈清秋道。

  “那我跟你一起去!”尚清华道。

  “你不怕那个漠北君?”

  “毕竟是亲儿子,有什么好怕的。”

  沈清秋不语,直接就走了,尚清华跟在后面。

  路上,因为没有法力,无法御剑,他们也已经不是清静峰峰主,安定峰峰主,苍穹山爷早就已经换了批人,没有人认得他们原来的相貌,又更别说现在的样子了,所以他们必须得和普通人一样慢慢的走过去。

  这也使得了他们遇到魔的机会变大。

  如果是普通的小魔之类的,沈清秋倒也不怕,虽没有法力,但还有一身武功在,几招打不死也能打跑。

  可这天他们遇到了一个棘手的问题。

  他们遇到了魅妖!

  两个人被绑在一起。(不知道冰妹看到会不会吃醋?😂)

  “可恶”沈清秋从嘴里咬出两个字。

  “瓜兄,现在怎么办?”尚清华惊慌道。

 
“闭嘴!要不是你,我们怎么会在这里!”沈清秋冲尚清华喊到,“跟你说了这里有妖你不信,还跟着一只妖进了她的老巢!真不该带着你!净会拖后腿!”

  “哎呀,瓜兄,别那么说,同乡之谊呢?”尚清华道。

  沈清秋心里暗暗道:“你还好意思跟我说同乡之谊?你多少次出卖过我?”

  尚清华也注意到了沈清秋的生气,闭口不言。

  沈清秋手上没剑,也没有法力,尚清华就更不用说了,现在他们如果想靠蛮力挣开绳子是基本不可能的,只能靠利器!

  沈清秋在观察着任何可以当利器的东西,终于,他在不远处的桌子上看到了一个花瓶。

  尚清华似乎注意到了沈清秋的目光,立刻道:“瓜兄,你想打碎那个割绳子?还是算了吧,声音会把魅妖引来的。”

  沈清秋用脚蹬了一下尚清华,道:“笨啊!那边有毯子,用毯子包住不就行了?”

  尚清华道:“我想起来了,之前柯南里不再有这个情节吗?”

  沈清秋呵了两声,自顾自的去打碎花瓶了。

  两个人解开了绳子立马就跑了出去。

 

  不出所料,魅妖很快就来了。

  两人被堵在了一个洞穴里。

  沈清秋率先走了出去,道:“魅妖小姐,您何必为难我们呢,我们既不好吃,又不好玩的,您何苦呢?”

  那魅妖只是冷冷道:“闭嘴!”说着便对沈清秋出手。

  沈清秋熟练的躲过了所有攻击,但突然,他开始头晕。

  是魅妖最擅长的毒“魅惑幻境”

  在幻境里,沈清秋看见了许多美人,个个袒胸露乳,穿着极少,都在沈清秋身边挤着,但沈清秋作为一个多年的基佬(划掉)清净峰峰主,根本不为
所动,轻易就破了魅妖的幻境。

 
  那些妖女不见了,身后却传来了一个声音。

 
“师尊……”

  沈清秋立刻回头,看见洛冰河正朝他的地方走来。

  “师尊……你还活着?”洛冰河问。

  沈清秋眼泪快要掉下来了,哽咽道:“嗯!我还活着!冰河,你在哪里?”

  洛冰河无力的说道:“那就好……那就好……”

 
  “洛冰河……洛冰河……”

 
  “洛冰河!”

   “瓜兄,你怎么了?”尚清华抱着沈清秋。

 
  “我……昏迷了?”沈清秋道,“魅妖呢?”

  尚清华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回答,只是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一遍给沈清秋。

  原来,沈清秋在中了魅惑环境后并没有直接倒下,反而,他胸口冒出暗紫色的光芒,蓦然将整个山洞都照亮了,尚清华好奇,便偷偷去看。

  那时,沈清秋似乎有了法力,但又似乎不是他的法力,不对,那个和魅妖斗的人,根本就不像他!

  但仔细一看,就是他的脸!

  沈清秋仅仅拿了一根棍子而已,却能把魅妖打的落荒而逃,魅妖逃走的同时,沈清秋也倒在了地上……

  沈清秋听完,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,摸到了早上的那块石头,它还是黑紫色的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啊哈哈😥
更的有点慢了。
别介意,啊哈哈😓

「冰秋」续缘(1)



  [您确定还以“沈清秋”身份继续下去?]


  “我确定!”


  [好的,剧情加载中……]


  加载途中沈清秋十分焦急,因为他还记得他死之前洛冰河那句:“要不……我陪你一起……”


  他明白那是什么意思,更怕洛冰河真的会这么做。


  “快点啊!”沈清秋道。


  [……]


  沈清秋醒的地方和他之前用日月露华芝重生的地方是一样的。


  他刚睁开眼睛时,身边有一个人。


  “瓜兄?瓜兄?瓜兄你总算醒了。”尚清华道。


  “嗯?菊苣兄,你怎么也在?”沈清秋道。


  “喂,能别在我面前这么叫我吗?”尚清华道。“系统把我送来的。”


  “好吧……”尚清华应该是同沈清秋一样,经历了系统的审问吧,只不过刚巧两人都选择了“留下”。


  “走!”沈清秋道。说罢就拉着尚清华出去了。


  “哎哎哎,瓜兄,你这是干什么?去哪啊?”


  “找洛冰河……”沈清秋缓缓吐出四个字。


  沈清秋默念剑诀,他虽已死,但他是修雅剑没有断,如果他还有法力的话,应当是能够将修雅剑召过来的。


  可能现在却召不过来,原因只有一个,他没有法力!


  果然,沈清秋也感觉到了不对劲,去感受他的灵脉,发现没有一丝法力的踪迹。


  “尚清华!你有法力吗?”沈清秋道。


  “啊?真是奇怪,虽然我法力没有太多,好歹还是有的,为什么这会儿一点都……”尚清华道。


  “重生!”沈清秋道。


  “这不是我们原来的身体……”


  “什么意思?”


  “我说,我们原来的身体应该还存在,这只是系统为我们造的一个躯壳,而且是没有法力的躯壳……”


  “瓜兄,我大概懂了,也就是说,我们的尸体可能还在棺材里……”


  “对,但是系统不应该做到这种地步,至少会为我们创造一个有法力的身体才对呀,这可是一个修真的世界呀。”


  “喂,系统,在不?”


  [世界因而提供力量主体不在,暂时无法回答]


  “什……什么意思……”


  “瓜兄?你说什么呀?什么什么意思啊?”


  沈清秋推开他,路上随便抓个人就问。


  “洛冰河!洛冰河在哪?”他说的很慌,也有种期待。


  “疯子吧,问一个死人干什么?”那个被沈清秋抓的人回了句就走了。


  沈清秋的瞳孔瞬间缩小,“怎……怎么会……怎么会!”


  “疯子吧!”所有人都盯着沈清秋。


  “瓜兄……你怎么了?”



  “瓜兄?”


  沈清秋真的疯啦,跑到大街上抓住一个人就问洛冰河的下落。


  最后,他确定了,洛冰河……死了……


  真的……死了……


  这傻孩子,真的随沈清秋一起去了……


  真的……已经……不在了……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发现你们都喜欢古代诶

那就继续吧

😊